独角兽猎人软银和它的美国“巨婴”

—— Slack创始人Stewart Butterfield创业企业的命有多长?原本,这是以企业的烧钱速度和盈利时间点决定的。

但是,这些创业企业经历了最好的时代,低利率让资金涌入了回报更高的私募股权,而软银更让创业企业见识到了资本烧钱换增长的力量。

在今年原本最大的两场科技企业IPO中,软银向WeWork总计投入约106.5亿美元,向Uber总计投入约93亿美元。

本应是少年颠覆者与造王者的相遇,写下科技创业史上最精彩的一篇。

但结果在资本的强力灌输下,却变成了溺爱纵容的长辈和巨婴的畸形关系。

软银愿景基金执行合伙人Jeff Housenbold在接受CNBC采访时说:后期投资曾经意味着,我们将开出2000万至7500万美元的支票,放手让你们发展。

孙正义则说:不,我们将开出1亿到10亿美元的支票,我们一起上阵。

软银和它的独角兽们,展现出了非常一致的风格:庞大资本,高速增长,全球扩张,高负债,颠覆行业。

软银甚至不惜投资了一些行业的所有玩家,以为不管最终是谁清场,软银都能“赢者通吃”。

在共享出行领域,软银投资了美国的Uber,中国的滴滴,东南亚的Grab,印度的Ola。

他们在全球市场对抗,贡献了“战士还在前线厮杀,将军已在帐中投降”的名场面。

如果论起身份,还都是软银系。

软银打破了传统的估值方法,愿意向看不到近期盈利的企业开出高价。

网约车出行,共享经济,自动驾驶,食品外卖……他们是在亏损,但软银相信他们能改变世界,有朝一日产生巨大的利益。

软银要找下一个阿里巴巴。

但就像在互联网金融泡沫中,疯狂的市场忘记了盈利指标的重要性。

登陆股市就像豪赌一块顽石,劈开才能看是不是璞玉。

当这些独角兽以庞大身躯走上资本市场,露出了巨婴的面貌,包括孙正义视为下一个阿里巴巴的WeWork。

Uber上市时,软银损失了6亿美元,WeWork的估值从470亿美元一路狂跌到近100亿美元,甚至快要跌破软银的投资金额,让软银不得不考虑全盘接手WeWork。

太多人在等经济衰退的靴子落地,拿出了防御的姿态,害怕手中没有足够的资本,活不过将至的凛冬。

这时除了软银,谁还愿意向他一手培养起来的“巨婴”输血?虽然没有人愿意相信投入巨资造富的投资人们,会有集体看走眼的一天。

但科技光环也不是救命到草,依靠烧钱扩张带来的增长,和招股书中“可能永远无法盈利”的风险,足以让估值泡沫一触即破。

就连Slack这样看似稳妥的软件服务公司,也被怀疑估值太高,股价表现一路下跌。

软银危机软银和它的独角兽们一样,背负着高额的债务。

据软银2019年财报,其债务超过1000亿美元。

而1000亿美元的基金,按照7%的回报率,需要70亿美元的增值。

独角兽猎人软银和它的美国“巨婴”

今年6月,软银透露,其对原始基金的投资迄今已获得62%的回报。

今年8月,软银在财报中披露基金的经营利润同比增长了近66%,约合37亿美元。

软银解释说,这要归功于投资公司OYO,Slack和DoorDash的估值增长。

软银的财富回报也在纸上,都来自于一旦接受软银投资,就估值暴涨的企业们。

2018年,软银以14亿美元估值投资DoorDash,2019年,DoorDash的估值膨胀到126亿美元。

Uber、WeWork都曾享受过同样的增值速度。

然而Uber的市值与估值相比近乎腰斩,WeWork上市流产后估值跌去了四分之三。

资本的光环褪去了,怀疑如同传染病向其他企业的估值蔓延。

这些公司真的是科技公司吗?他们真的在有生之年能赚钱吗?DoorDash和其他估值高涨的独角兽们会面对同样价值垮塌的命运吗?资本能成就一个行业的新霸主,也能毁掉一个创业者成为英雄的机会。

资本洗刷后的硅谷或许淡忘了,硅谷创业的精神源头在车库创业,看技术是否成熟,有没有盈利条件,市场是否会认可。

有规律的融资周期和成长速度,都迷失在了资本大潮里。

时势难违,早年的人工智能寒冬,一度无法飞天的阿里巴巴云服务,不是方向不好,只是科技条件尚不完备。

就像现在一直无法实现的完全自动驾驶一样。

不幸的是,就算软银“赢者通吃”,网约车、外卖全行业补贴亏损,自动驾驶还在无底洞烧钱的阶段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